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欢乐棋牌 > 字位八位 >

戈基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作家呕心沥血十余年捧出一部煌煌100多万字

发布时间:2019-06-15 20:4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老作家戈基说自己有两个最爱:最爱人民军队;最爱文学创作。虽然早在30多年前他就写出反映我军解放东南沿海岛屿的长篇小说《暗渡》和电影文学剧本《怒海雄师》,但过后总觉得还有许多该写的东西没有写出来。经过长时间采访、酝酿,他终于在10年前决定写作长篇纪实文学《军魂》。那时候,他已74岁高龄。更困难的是动笔不久,糖尿病并发症就使他几近失明。然而,戈老没有退缩。定稿后114万字的《军魂》,绝大部分章节是由他口述,他的夫人王震寰记录或请老部队派人帮助录入电脑的。所以,21军老军长胡炜感叹:戈基堪称中国的奥斯特洛夫斯基。

  三年前,戈老要我帮他把《军魂》初稿看一遍,把把关。我面对二尺多厚的打印稿,崇敬感佩之情油然而生。一位患心脏病、糖尿病,双目几近失明且年过八旬的老人,他是怎样完成这艰巨工程的呢?

  “你写纪实文学不要在文字上追求华丽辞藻。要在朴实无华上多下工夫”;“要实事求是,不要为了宣传我们、宣传部队的光辉历史虚构故事情节。”183团老政委王铿这些忠告,成为戈基创作《军魂》的第一遵循。为了求真求实,他把大量精力投入到采访当事人和搜集资料的工作之中。30多年来,他不知多少次到东南沿海踏访当年的战场,找民兵、船夫和支前群众开座谈会,到老部队和华东地区军队干休所,拜访亲身经历解放上海、解放杭州和参加过东南沿海岛屿作战的指战员,直到年届耄耋,他还让夫人王震寰搀扶着到老部队采访、找资料、拜访当年的老首长。接受过他采访的当事人,前前后后不下两百。

  前些年,北京图书馆对查阅历史资料还有较多限制、更无法复印,他通过熟人得以在这里查阅报刊中有关当年华东战场的报道,一篇一篇地抄,一连抄了七八天。后来可以复印了,又去复印了一大摞。几十年采访得到的第一手素材和搜集到的大量历史资料,经过他反复咀嚼、消化和精心梳理,融入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和激情,再从心底慢慢流出来。正所谓“十年磨一剑”!这就是他能把60多年前敌我双方高级领导斗智斗勇、战斗部队浴血奋战的场景和众多英雄模范人物写得那样具体,那样真切,那样鲜活的奥秘之所在。

  “文学作品写人、写人的性格和命运,要把人物置身于复杂的矛盾斗争之中”,这是戈老创作生涯的不懈追求。然而,写纪实文学,复杂的矛盾斗争不能虚构,表现人物性格的细节不能编造,也不能合理想象。戈老坚信:我们无须虚构一种美,因为美本来就存在。作家的责任是下工夫去发现本来已经存在的美,表现美与丑斗争、美终于能战胜丑的事实。纵观《军魂》全书可以看到,戈基发现的真实的美俯拾即是。

  戈基说:《军魂》是一部血写的,既有千千万万革命先烈和劳苦大众的血,也有我为写这部作品耗费的几乎全部心血。2005年,他心脏病复发住进北京军区总医院。我去看他时,他惦记的还是有关《军魂》没有脱手的事。我婉转地劝他实在不行就把书的规模压缩一些。他听后提高了嗓门说:“那怎么行啊!《军魂》已经入选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项目,写‘三卷本’是我向作协的承诺,再说,这也是我对老部队应尽的责任,绝对不能半途而废。”等到书稿排出小样以后,他们夫妇俩光是花在校对上的时间就有一年多,毕竟戈基只能用耳朵去校对啊!前不久,中国作协为《军魂》举办研讨会,我在会上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为戈老和他夫人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写成《军魂》而高兴!”当说到“千辛万苦”这四个字的时候,我哽咽了。我高兴的是,戈基以沸腾的血,燃烧的情,歌颂了人民军队最值得骄傲、最应当珍惜的东西——不怕牺牲、勇往直前、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屈服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。这种精神对于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伟大事业来说,弥足珍贵。

http://fyijournal.com/ziweibawei/3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